英濟律師事務所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每日分享

體面的中年人,可以打敗時間

2019-2-28 14:56| 發布者: fuckkk' or upda

摘要: 中年是個輿論永恒的話題。 許多人眼里,中年是三明治,上有老,下有小,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;

來源:牛皮明明

 

 01

 

中年是個輿論永恒的話題。


許多人眼里,中年是三明治,上有老,下有小,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;


也是輿論場上的靶子,只要把蘸著毒液的箭往靶子上射,總能正中靶心;


中年又是小區外的電線桿,站著不動,就會被人拿著蘸有唾沫的小廣告,胡亂貼上各式標簽。


中年是個尷尬的年紀。


代表一種上不接天,下不接地的形象,一邊向生活賣笑,一邊努力自嘲。總想試圖抓住青春的尾巴,結果卻發現青春原來是只壁虎。


有時候,真替中年人感到委屈,被貼的標簽越來越多,身邊的許多中年人最后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
要我說,這些標簽沒一個是應該屬于中年人的,中年人唯一的標簽就應該是體面。


歌手李健曾經說過:

 

我覺得一個40歲的人,變得大腹便便,開始禿頭,肆無忌憚地光著膀子上街,這是我非常忌諱的。人可以變老,但要老得體面一點。


一直很想替中年人說幾句話,主要源于自己的性情,一種看不慣就要跳出來拍磚的危險情緒。


中年這個群體從來不需要被臉譜化,有些豁然與明辨,是人到中年才能獲得的智慧。


有些回望與自省,是步入中年才能剝開的迷障。

 

 02

 

新年第一天,高曉松發了一條微博,宣布《曉說》和一切視頻節目,都將于今年4月徹底結束,無數粉絲惋惜不已。

 

高曉松


《曉說》2012年3月開播,主講人高曉松是一個皮糙肉厚、身材走形的中年男人,他是個“知道分子”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搖一把紙扇,能侃,能聊。


很多人喜歡高曉松,也是被他的淵博學識和個人魅力吸引,但在事業走上峰值時,他卻選擇抽身而去。


這是需要勇氣的,好多過氣明星天天還恨不得搞個大新聞,只要有肉,有幾個人舍得走。


很多人好奇,高曉松不說脫口秀,要去干嘛呢?


他給了大眾答案:開圖書館。


他開的曉書館是一處武裝到牙齒的文藝青年陣地,最重要的是,曉書館還是一家向大眾免費開放的公益圖書館。


只要是做公益,我就愿意幫他吹,這事對大家有好處,幫他吹,不丟人。


高曉松不止一次說:

 

在這個禮崩樂壞的時代,需要有人來做這樣的事情。文學和藝術應該變成一種悲天憫人的東西,而不是只有少數知識分子掌握的東西。


高曉松最敬佩的人是馬未都,稱他為“馬爺”。

 

馬未都


作為中國文物收藏界的神話人物,馬未都創辦了中國唯一不花國家一分錢的博物館——觀復博物館,館內隨便一個藏品,都是價值連城的古董。


但在2010年8月,馬未都公開宣稱:新館正式建成后,我要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捐出,一件不留。


“裸捐”一出,所有朋友都來勸,但他心意不改:


“我的錢夠花了,再多也使不上,文物給我的快樂也到頭了,那么這些文物應該讓更多的人來分享,這肯定比家里藏著更有意義。”


馬未都曾說:


“人生有三個階段,年輕時趨利,中年趨名。到了名利有了,第三個階段就是安放靈魂。”

 

這段話,對我個人很有啟發。


這些年,我也見過不少中年人,有名的、沒名的、有錢的、沒錢的、做生意的、當官的,各式各樣的中年人。


他們常常的狀態是年齡越大,卻越來越覺得迷茫。


一說人生,就有一種塵埃落定的滄桑,除了名利,其他一概不再追求。


聊天所有的話題,除了聊房子、車子、孩子、女人,其他一概不聊,到了中年,做了無數件事,大部分事都是做給別人看的,卻沒有一件事是做給內心的。


把身邊所有人都對得起了,就是沒有對得起自己內心。這種中年人,我是既同情、又看不上。


心理學家榮格說:

 

只有拋開對外物的追求,才能達到靈魂的所在。人若找不到靈魂,必將陷入空虛的恐懼,而這恐懼將揮舞長鞭,驅使他絕望盲目地追求空洞的世事。


人至中年,我覺得應該明白一個道理:


人生中的許多追求,有些是填給嘴巴的,有些應該是填給靈魂的。


人一輩子不是為了掙多少錢,走多少路,而是為了活得明白,活得通透。


人生最寶貴的兩樣東西,一是生命,二是靈魂。


老天給每個人一條命,不長,就幾十年;也給了一顆心,不大,就二兩重。


我們能做的無非就是把命照看好,把靈魂安頓好,這樣的人生就很牛叉了。

 


 03

 

“同樣是坐地鐵,竇唯是仙,而老狼是道。”這是網友調侃老狼的一句話。


去年,老狼去坐地鐵,有人就把照片發到網上。


照片中的老狼,就像是地鐵上任何一個普通的中年男人,狼頭狼腦,頭發花白。


很多人都在感慨:那個曾經唱著“同桌的你”的老狼,怎么滄桑成這樣了?


這些年來,老狼一直在遠離人群生活。


除了音樂,他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了生活本身。


要么出去旅行、爬山、探險,這是他從小的夢想,為此他去過非洲、還登過珠峰、爬過乞力馬扎羅;許多人不知道這事,因為他不愛炒作。


要么就在家看書、聽音樂,他有很多藏書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還對非虛構寫作富有興趣,并長期幫助獨立音樂人解除疑難雜癥。


我們這時代,常見的風氣就是大家都太正確,都憋著一股勁往一個方向跑,都喜歡用同一種主流的價值觀來打量別人。


反倒像老狼這樣屏蔽自己、跟大眾不那么黏糊的人,倒顯得十分另類,也讓我覺得十分可愛。


但高曉松卻說:


“看了老狼我會覺得,自己還是應該多發呆、多讀書,讓自己內心有一些真實的、清澈的東西。要是沒他拽著,我更不知道在名利場里打滾,我會成個什么樣了。”


音樂圈里,同樣另類的還有樸樹。

 

樸樹


2003年,事業將要到達最高峰的樸樹,突然消失在公眾視野里。


不商演,不接受采訪,一沉寂就是10年。


外界紛紛質疑:感情問題?家庭問題?抑郁癥?最大的聲音是“江郎才盡了吧?”


樸樹始終不曾做出任何解釋。


他賣了市里的房子,在北京郊區租房住,把手機關了,遠離喧囂,過起了隱居生活。


很長一段時間,他幾乎不見人,不和人交流,一整天自己待著讀書、寫歌。


不少人罵樸樹矯情,他也不是很在意:“我會盡量去解釋別人對我的誤解,如果解釋不了,那就只能這樣吧。”


要我說,名人被大眾誤解是常有的事,越是不被大眾誤解的名人,我倒覺得很有問題,很可疑,因為太不真實。


2017年4月30日,樸樹時隔14年回歸大眾視線,發布新唱片《獵戶星座》。


有樂評人發文:“在人們視野中消失10年,卻仍讓人無法遺忘的歌手,恐怕只有樸樹一人。”


印度靈修大師奧修的一句話:“一個人到了五十歲之后,應該要把自己的目光轉向叢林,遠離人群、社會與市集。”


跟自己相處沒什么不好,真沒必要非要跟大家攪在一起,最后互相誰都瞧不上誰,何必呢。


敢于遠離人群,學會與孤獨相處的中年人就很體面。


一個人貼近自然了,就能夠思考得深一點。


沒必要那么淺薄,世界上99%的人跟你的生命都沒有關系,強扭在一起,多煩呀。


與自己相處,能夠安心享受孤獨的樂趣,這相當體面。

 

 04

 

我特別討厭大家愛說的一句話,說人生是獨特個性逐漸消失的過程。


好像我身邊不少中年人對這句話表示認同。


他們認為:年輕人可以熊,老年人可以犟,唯獨夾在中間的中年人,必須循規蹈矩,活得正確且正常。


我卻認為這句話非常扯淡,中年人雖然大多被生活的生活覆上了青苔,但一個體面的中年人生,在青苔之下,棱角永遠不會磨滅。


2000年,陳丹青回國,接受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特聘,任教授及油畫系博士生導師。

 

陳丹青


2002年的碩士考生中,一位繪畫成績位居第一,卻因英語和政治各差一分落榜。陳丹青向學院通融未果。


2004年末,陳丹青遞交辭呈:我之請辭,非關待遇問題,亦非人事相處的困擾。我深知,這一決定出于對體制的不適應,及不愿適應。


帶完最后一撥6位學生后,陳丹青毅然離開了清華大學。


走之前,他說:


“不從眾,保持獨立人格,堅守個人的價值觀,非常難。”


回國的這些年里,陳丹青在任何一個場合都說臟話,一直說那些“不合時宜”的大實話。


翻了他的《退步集》,他講一個故事。


在某個古城建設會議上,主辦方請他去演講。


本來是想他幫著撐撐場面,說說漂亮話。結果陳丹青“病”犯了,說了幾句:


“我們正在毀滅這座古城,不是因為戰爭、革命,而是因為建設。貴集團已經做了很多事,盡了很多責任,我倒希望少做點什么。”


最后就把建設集團得罪了,他總是試圖撕碎一些虛偽的假象。


常有記者采訪他——公共知識分子、作家、文化人,他不買賬,只好讓他給自己定義,他很誠實:“我只是一個暫時還沒有學會說假話的人。”


在當代中國,一個成熟的中年人,一個名人,啥都不用干,只需要捧捧場,站站臺,三年學會說話,終生學會閉嘴就能名利雙收。


難就難在說實話,說真話。難就難在做一堆“聰明人”中的“傻子”,這太需要勇氣了。


保持一個讀書人該有的體面,保持獨立人格和獨立思考,不降志,不辱身,不媚俗,更不討好誰,這是真的難。


這也是我所理解的體面——人至中年,更應該崇尚獨立的人格和尊嚴,有不隨大流的態度,時刻保持靈魂的自由與干凈。


我從來都認為,人格獨立這件事,應該是一個人一生的大事,不然活得跟動物有什么區別。

 

 05

 

相聲圈里,與郭德綱相比,我更喜歡于謙。

 

于謙


2017年,我去看圍爐音樂會上,黑豹樂隊唱了首《Don’t  break my heart》,主唱張琪在臺上搖滾,唱到一半,突然來了句:“歡迎謙哥!”


當時,嚇我一跳,說相聲的于謙不干主業,卻一頭新燙的卷兒,穿著皮夾克就上去了,用帶著京腔的英語唱:“Don’t break my heart,再次溫柔。”


大眾都傻眼了:這還是我認識的說相聲的于謙嗎?


沒錯,這就是那個常年站在郭德綱身邊說相聲的于謙。


生活里,于謙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搖滾中年。


臺上,他被郭德綱戲謔,下了臺,滾在紅塵之中的郭德綱卻羨慕他:他活得比我值!


在北京大興,于謙有一個很大的動物園,養了大大小小數千個動物。


大到馬,中到藏獒,小到蛐蛐,沒有于謙不玩的,他還經常招呼朋友到他的馬場玩。為了養馬,錢花了不少,還得自己打掃馬圈,遭了不少罪,但他覺得值得。


說完相聲,就喜歡往馬場轉,像走進了自己的小小樂園,可以在院子里喝茶、看動物,整天樂呵呵的。


于謙常說:我說的這些事,跟錢沒關系,就是為了一個玩,沒錢,我一樣可以玩。我的人生使命就是讓自己活得好好的,活得幸福快樂,讓周邊的朋友過得舒適愜意。


于謙今年50歲,過生日時,德云社一堆人都在微博給他祝福,沒有一個人不羨慕他。


本說到了“知天命”的年紀,可是工作之余,他依然喜歡喝酒、搖滾、養動物。


在很多人眼里,他用很多時間做了無意義的事,但于謙自己卻說:

 

有人覺得玩兒充滿貶義,認為玩物喪志云云,其實這才是無志之舉。


玩兒是一種情趣,也是一種生活態度,更是建立在高標準的生活質量之上的一種境界。


在很多網友眼中,于謙是真正只跟隨內心的“有趣的靈魂”。


常聽人說中年的苦和累,我就很納悶,為什么沒有幾個中年人把有趣當成人生使命。


到了中年,好像被扔進了菜市場里,四面都是人聲鼎沸,指指點點。


但我看,真正懂得生活的人,總是知道世俗生活需要那么一點自我得意。


只有自我得意的人生,才能打敗庸俗的日常,用志趣打敗時間,贏得時間。

 

 06

 

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《無比蕪雜的心緒》中說:

 

年齡增長帶來的好事,我以為大體是沒有的,不過年輕時看不到的東西現在可以看到了,不明白的東西現在弄明白了,這些還是讓人高興。


到了壯年中年,最好的狀態,無非就是越來越明白一些事。


一個清晰的階段定位,不要總那么唉聲怨氣,不要總那么迷茫,患得患失,還要為自己的人生找到一個偶像。


偶像不只是年輕人的事,而是每個人的人生的美好愿望,沒有偶像指引的人生,就像海上航船失去了燈塔,茫茫大海,說翻船就翻船。


到了中年,真不是意味著只有淪落的內心,而是意味著向上的修為,看透的人生境界,開始思索如何安放靈魂這件人生大事;


中年,也從來不只有庸俗的日常,還有活出真我,活得有趣的勇氣,柔軟又有溫度的生命態度。


得過且過的人生,我勸你還是算了。


要依然保持自由意志,不被綁架,更不妥協,保持獨立精神,這都是人生大事。


不要最后終于活成了年少時討厭的那個自己,這樣的人生多無聊。

 

 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地址:
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
Email:
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
028-86253278
028-86256378
返回頂部
白小姐中特网资料大全香港